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

春风榴火

首页 >> 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 >> 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腹黑萌宝:亿万爹地要听话 重生影后:墨少,晚上好 明月度关山 重生学霸天后 重生八零之军妻撩人 重生之下一战影后 天价婚宠:权少赖上瘾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[综]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重生家中宝
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 春风榴火 - 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全文阅读 - 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txt下载 - 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[]

我有所念人(终)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程述带苏小棠去了市区最大的医院进行了全面的身体检查, 除了有些营养不良以外, 身体方面基本没有太大的问题。

她的左眼几乎已经废掉了, 医生说可以安装义眼, 义眼就跟真的一样, 丝毫不会影响外观, 她也不用总是戴着墨镜。

程述立刻答应下来, 给苏小棠安装最好的人工义眼。

不过苏小棠心理方面过不去, 所以即便是安装了义眼, 她也总是戴着的单眼的眼罩,并且会有意无意地避开程述的目光。

疗养期间, 程述绝大部分时间都会在家里陪着她, 两个人没有事情做, 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。

程述总是喜欢盯着她看, 也不知道看什么, 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, 冲她笑。

苏小棠挺不好意思,抓着抱枕砸他:“你看什么看。”

程述故作轻松地说:“我觉得小丫头你现在的样子挺酷, 特别像《加勒比海盗》里的海盗船长有没有。”

苏小棠知道自己有残缺, 她稍稍垂首,背过身去不再让他看见。

程述从后面抱住她, 撩开她柔软的发丝, 在她单薄的后颈项印下一记浅吻——

“我给你联系了一所学校, 你先念着, 念到高中毕业, 然后再看是想考大学,还是去美国,只要你以后能开心些,述哥怎样都会满足你。”

苏小棠转过身,第一次抬起眼眸正视这个男人。

这一年他仿佛成长了很多,眼底蓄积着如墨一般化不开的深邃。

苏小棠能够想象,这一年他肯定吃了不少苦头。

他还很年轻,鬓间却沾了些许微霜。

她伸手,轻轻抚了抚他的发鬓,然后落到他的眉宇、眼眶,然后是薄薄的唇。

“程述。”她唤着他的名字,然后轻轻吻了吻他的下颌:“程述...”

程述闭了眼睛,任由女孩亲吻自己,但他没有回应,至少,在他认为的她长大以前,他都不会回应她。

但即便如此,苏小棠依旧能感受到男人满腔的柔情蜜意。

**

入学手续办得很顺利,江城排行前列的一所重点高中接收了她,在程述以一笔巨额投资用于捐赠学校修建基础设施。

苏小棠已经满十八岁了,这样的年龄甚至都应该是高中毕业的年级,可是她才念高一。

在学校里,苏小棠看着比那些高一稚气未脱的小女孩都要成熟些,当然,也更加漂亮许多,无论是身材还是模样,都已经是彻彻底底长开了。

她戴着义眼,几乎没有人察觉她的左眼有问题。

程述给她请了保姆,照顾她的衣食起居,甚至还有保镖接送她上下学。班上的同学都以为苏小棠是富家小姐,因为每天都有豪车开到校门口接送她上下学。

不过程述露面的时间不多,他在寂家的地位还未稳固,所以绝大部分时候,他都是在忙公司的事情。

偶尔苏小棠也会听见周围有人提及,说寂家那位三公子行为放肆,经常出入声色场合,身边各色漂亮女人换了一波又一波。

苏小棠心底知道程述或许是有苦衷,可是如果让她真的一点都不在意,那是不可能的。

她知道,他对她更多的只是怜爱和亏欠。

她这样的女孩,宛如飘摇风浪里的一艘小船,轻轻一个浪花便能将她粉碎,能够得到一个像程述这样的男人终其一生的垂怜。

她应该满足,不是吗...

程述来私宅总是在深夜里,苏小棠本来都已经上床睡觉了,听到楼下有汽车驶入的声音,她又连忙起床,跑出房间,站在楼梯口转角的位置望着他。

“还没睡?”

“嗯。”

女孩的声音轻轻柔柔。

“我过来看看你。”程述换了鞋走进屋,坐到沙发边,揉了揉眼角,看起来很是疲倦。

“最近学习怎么样?”

“数学有些吃力,不过我会努力的。”

程述沉思片刻,说道:“那我再给你请个家庭老师,补一补。”

苏小棠走近他身边,却嗅到一股浓重的酒味,她望向他,他英俊的面颊稍稍染了红晕。

“你喝酒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我去给你倒杯水。”

苏小棠转身欲走,程述却忽然拉住了她的手,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来,揽着她的肩膀,整个将她圈在怀里了。

女孩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棉睡裙,白皙纤细的手臂被他温厚的大掌紧紧地握着,她的整个身子都燥热了起来。

“陪我坐会儿。”男人声音低醇沙哑:“坐会儿就行了。”

于是苏小棠趴在他的胸膛边,像小猫咪一样,乖乖地依偎着他,睁着眼睛看着他。

程述淡淡道:“走了个大姐,本来以为可以高枕无忧,没想到又来了个手段更厉害的小小姐,小小姐已经拿住我的把柄,老子现在真的是...前有狼后有虎,不知道该怎么搞了。”

苏小棠睁着眼睛望着他,虽然不太能听懂他是什么意思,不过...她也知道他现在处境可能有些糟糕。

“小棠,你说我该跟她斗吗,还是听她的话,乖乖给她当条狗呢。”

“什么当不当狗的,真难听。”

程述苦涩地笑了笑:“但事实就是如此,要么制于人,受制于人。”

苏小棠正要开口说什么,程述却低头问她:“你想让我走的更远吗,只要你想,我可以放手一搏,哪怕最后鱼死网破...”

苏小棠连连摇头,用力抓着他的手臂:“不,我不想,如果你走得太远,我就找不到你了。”

程述沉沉地叹了声,如果苏小棠不在身边,他或许还可以放手一搏,跟寂白较量较量。可是…身边已经有了这么个纤弱的小女孩,任何风险都应该规避,他或许应该走得更稳一些,哪怕最后得不到想要的,但至少,可以保住她现在的生活。

他低头吻了吻小姑娘光洁的额头,柔声说:“去睡觉吧,不早了。”

苏小棠抬头望了他一眼,手攥紧了他的衣角,良久,她忽然抬头,亲了他的唇一下。

程述猛地一怔,随后连忙松开她,往沙发边上靠了靠。

“你在做什么?”

“我...”苏小棠脸颊泛红:“不能亲你吗。”

“快去睡觉了。”程述面上似乎流露出了烦躁不耐之意:“小屁孩。”

“我不是小孩了!”苏小棠急切地说:“你答应我的,等你回来,我就可以...和你在一起了。”

“我说的是等你长大以后。”

“我已经长大了!”

他按住她的小脑袋,摇了摇:“我说你长大,才叫长大。”

苏小棠眼角渗出了委屈的眼泪,可是她却不敢跟他闹,她现在的一切都是他给的,她还能有什么不满意?

程述用衣袖给她擦了眼泪,笑着说:“难怪成绩不好,整天脑子里都想着怎么谈恋爱了是吧。”

她置气说:“年轻小姑娘,就想着谈恋爱,怎么了!”

程述脸上笑意更甚:“行,等再过两年,你再长大些,我这边情况稳了,再考虑这些事,好不好?”

苏小棠不敢说不好,只能闷不吭声地回了房间。

那日,有朋友约她去逛街,中途程述给她打了电话,问她为什么还没有回家。

电话里,苏小棠听着程述那边的声音似乎很嘈杂,但也很熟悉,应该是在夜总会一类的地方。

她料想是保姆给他打了电话,说自己放学之后没回家。

苏小棠忐忑地解释道:“述哥,我和朋友去逛街了。”

程述怔了怔,这是第一次小姑娘和同学约着出去玩,心情有些激动。

看着她一天天从过去的阴霾中走出来,慢慢开始过上正常女孩的生活,程述觉得,所有的努力都是有希望的。

“卡带了吗?”

“带了。”

“喜欢什么就买,和朋友们逛街,试试衣服裙子,我没时间带你,你要自己买。”

“嗯,我知道的。”

挂掉电话之后没多久,程述手机里便收到了付款消费的短信通知,小丫头倒是没有买衣服,反而是去肯德基吃炸鸡了。

他有些无奈,又给她发短信,提醒她吃炸鸡不健康。

绝大部分时候,程述在她面前都是扮演着父亲的角色,管着她的生活,也管着她的学习,虽然不常回家,不过丝毫没有放松对她的看管。

苏小棠和班上同学逛完街,还能赶上最后一班公交回家,送走了同学以后,她站在公交站前等车,对面是盛唐夜总会。

苏小棠正准备给程述打电话,说自己要回家了,却没想到就在这时,边上盛唐夜总会出来几个男人,她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。

“寂总,这么早就要回去了?”

“白总交待了事情要去办。”

几个穿西装的男人簇拥着程述,巴结地说:“现在寂总成了白总身边的红人了,也要帮我们多美言几句啊。”

程述嘴角挑起一抹冷笑:“相信我,你让我帮你美言几句,永远只会起到反作用。”

男人们哈哈大笑,说寂总真是幽默。

有身材婀娜的女人走出来,抚着程述的胸膛,抬头亲吻他,程述别开了嘴,只让她亲到了侧脸:“寂总,下次再来啊。”

“下次来,就不会这样轻易放过你了。”程述拍了拍女人的腰,转身离开。

女人故意嗔怒道:“谁不知道花花公子寂大少爷,每次来换一个女人,比楚留香还多情呢,下次来你都不记得我是谁了吧。”

周围的男人都笑了起来,这位寂三少爷身边还真没有常跟的女人,全都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落得个花丛浪荡子的名头,让女人又爱又恨。

苏小棠躲在公交站的站牌后面,听着他们的玩笑,感觉心脏都快要抽搐了。

这时候公交车驶来,苏小棠赶紧跑上公交车,坐到了车厢的最后排,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。

虽然明明知道这是在逢场作戏,他必须要让所有人都以为他就是个废物,除了喝酒和玩女人,什么都不会,这样才会让他们卸下防备。

但是苏小棠就是好难过,控制不住地抹眼泪,控制不住自己一遍遍去回想方才的场景。

程述晚上回到私宅,见小丫头没有下楼来接他,有些反常。

他走到她的房间门口,房间没有锁,她一个人抱着膝盖坐在床边,背对着他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程述敲敲房门:“哎,我回来了。”

苏小棠没有理他,连头都没抬。

程述走到她身边,蹲下身,将她的脸托起来:“我说,我回来了。”

“我还没有两个眼睛都瞎。”

小姑娘移开视线,不看他。

“怎么,今天炸鸡没吃够,又改吃火.药了?”

苏小棠嗅到他身上浓郁的脂粉味,皱眉:“你太恶心了。”

他拍了拍她的后脑勺:“好好说话。”

“你身上的女人脂粉味,熏死我了!”小丫头语气有些上火:“不要碰我。”

程述微微一怔,立刻松开了她,沉着脸一言不发地去浴室,很快,于是传来水流声。

苏小棠又后悔又难过,兀自抹了抹眼泪,然后用被子将自己厚厚地包裹了起来,脸埋进枕头里。

她知道自己不该这样,这太任性了。

她没有资格在他面前任性,她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来自于这个男人的善良和怜悯,她有什么资格在他面前闹脾气,而且还是明知他身不由己的情况。

……

程述这个澡洗了四十多分钟,出来的时候脸都被热雾晕红了。

苏小棠已经睡觉了,程述在她的门边站了会儿,然后轻轻关上了灯。

“对不起。”她声音里带了浓重的鼻音:“我不该那样说。”

程述宽容地笑了笑:“小屁孩也有炸毛的时候,快睡吧。”

苏小棠刚刚转过身,程述却已经替她关上了房门,留她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。

夜深,程述回了自己房间,倒床便睡着了,他每天要应付太多人太多事,实在是太累了。

迷迷糊糊间,感觉有人钻进了他的被窝里。

程述意识很沉,明知哪里不对劲,但他实在是不想睁眼了,就这样睡吧。

他睡觉从来不安稳,一个转身,便将小姑娘直接盖住了。

苏小棠醒过来,感觉呼吸都不顺畅了,像个寄居蟹似的,死命从他肩膀下爬出来,大口呼吸。

程述察觉到身下不对劲,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
借着熹微的晨光,他和小丫头四目相对。

他猛地惊醒,连忙往后退了退,坐起身来:“你在这里干什么!”

“跟你睡啊。”苏小棠躺在松软大床上伸了个懒腰:“你真行,弄得我腰酸背痛的。”

程述:……

小丫头片子萎靡了这么几个月,现在又活泼了是吧。

“谁让你随便进我的房间。”他揉了揉脑袋,指着门无奈道:“出去。”

她抱着软软的鸭绒枕不撒手,程述匆匆给自己穿上裤子:“行,那我去你房间睡。”

苏小棠连忙攥住他的衣角,嘟哝说:“你跟别的女人睡,就很开心是吧。”

“我什么时候跟别的女人...”

程述话说一般,顿住了,睨她一眼,见她这满脸委屈相。不用说,他也能够猜到,这女孩是听到了外面的流言。

寂家三公子可没什么好名声。

但是他觉得,别人不了解真相,但苏小棠应该相信他的人品,毕竟...他们是患难与共的交情。

“我没有跟别的女人,一个都没有。”

“骗人,你每天晚上换一个女人,胃口这么大还说没有!”

“如果不经常换,别人早该说老子不行了,懂不懂,傻子。”

苏小棠眨眨眼睛,有些不确信:“你没骗我哦?”

程述也没有睡意了,坐到她身边,耐心地解释道:“我跟你讲过了,我既然跟了寂二小姐,就得为她充当耳目,铲除障碍。”

苏小棠抿抿唇,终于点了点头,抬头看着他:“程述,你到底喜不喜欢我?”

“说什么废话。”

她伸手抚住了他的脸:“喜欢一个人的话,为什么不会想要亲亲她呢。”

程述无奈笑了笑,低头吻了吻她的脸颊,苏小棠侧过脸,吻住了他的唇。程述睁开眼,看到小姑娘捧住了他的脸,含着他的下唇,认真地吮吸着,带了点稚嫩和青涩。

程述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,他闭上了眼睛,开始热切地回吻她,挑逗她,小姑娘很快就招架不住了,呜呜地推开了他,羞得都不敢看他的眼睛,将脸埋进了枕头里:“谁...谁让你那样的。”

男人都是坏东西啊。

程述笑了笑,从后面抱住了她,将脸埋进了她乌黑的发丝里,轻轻地呼吸着。

“小棠,你要好好念书,将来有出息,知道吗?”

苏小棠闷闷地回应:“怎么,你还想找个高学历女朋友吗?”

程述捏了捏她的耳朵,柔声道:“你述哥小时候最羡慕那些能够背起书包去上学的小孩了,我没机会,但是我想让你好好念书,去美国念最好大学,见见世面。”

苏小棠转过身,望着他漆黑的眼睛,笑说:“你不怕我去了美国,交往了又高又帅的男朋友,就再也不理你啦。”

程述钳住她的下颌,沉声道:“有这个胆子,你就去浪,等回来老子不打断你的腿。”

……

苏小棠知道自己是在圆程述的一个梦,所以她学习起来分外努力。虽然同学们都在抱怨学习辛苦,不过真正吃过苦头的人会明白,比起世道的艰难,在学校里这点辛苦真的是不算什么。

两年后,苏小棠拿到了美国一所常春藤高校的offer,程述特意办了签证,亲自送她去美国,给她整理宿舍,置办生活物品,购买价格昂贵的课本。

苏小棠本硕连读,一走七年,程述等了她七年。

等她学成归来之后,他亲自在机场迎接她。

小姑娘早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青涩稚嫩的模样了,现在的她变得大方而优雅,走在人群中都禁不住闪闪发光。

程述的眸子里也有了光,仿佛看到了夜空中最璀璨的小星星。

初见程述的时候,苏小棠还是有些不太好意思,小跑着走过去,却在他面前几米处停了下来。

程述正值男人的黄金年龄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霸道总裁的成熟气质。

苏小棠看着面前这个英俊帅气的男人,脸颊微微泛了红,挪着步子走到他面前,还没开口,程述径直错开了她,像是没认出来似的。

苏小棠傻了,拖着巨大的箱子走到他面前,伸手晃了晃他的眼睛:“哎,你在等我吗?”

程述垂下眸子,睨她:“我等我未婚妻,你是吗?”

“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哎。”

程述从包里摸出一枚丝绒的小盒子,打开,里面有一枚硕大的钻戒。

“不知道的话,不如...戴上试试?”

……

寂家三少爷的婚礼由寂白为他们操办,三少爷说他只有一个要求,有多少钱,就砸多少钱。

那场盛大而奢华的世纪婚礼,几乎惊动了整个江城。

因为往后的每一天,或许都是平凡与普通,所以程述要将生命中最繁华的时刻,送给他的新娘。

苏小棠时常会想起初见他的第一天。

那天她戴着墨镜,整个世界都是黑白与灰色。后来,那个男人在她的世界里投下一抹善良。

于是当她再抬头望天,夕阳的余晖之下,天空变成了粉红色。

路过的风,都变得温柔了。

————番外完————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至此,所有内容全部完结。

如果觉得还不错的话,全文订阅的小伙伴在评分页面帮火火攒个五星好评吧,凑够200个五分好评才能进入完结高分榜,所以订阅了的小伙伴尽可能都去评分吧-3

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:十二文学网(m.12txt.com)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全能透视高手 最强妖祖 都市之我是创世神 花都绝品狂医 神级无上帝尊 以契为证 穿书后我成了小拖油瓶 透视医圣 控虫大师 机战王朝 朝为田舍郎 丧尸王系统 盗墓小农民 荒野求生:任务大师 校园最强狂仙 锦绣田园:医女嫁贤夫 怪物安保公司 穿越八零女配躺赢了 苏爽世界崩坏中[综] 全职保安
经典收藏 人鱼爱宠的修真日常(重生) 美食成神系统 半吟 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 细腰控 合久必分 这女主角我不当了 小夏 纯白皇冠 缘来是你,霍少的隐婚甜妻 老公宠妻太甜蜜 春光乍泄 落难的魔王不如猪 此生唯你 还债 命里缺你一点甜 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 穿成大佬的娇软美人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重生学霸,在线修仙
最近更新 五零之穿成极品他媳妇 [美娱]红遍全球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天价萌宝:亿万爹地霸道宠 影后的嘴开过光 绝世名伶系统 天生女主命[快穿] 老祖宗她又美又飒 重生八零成了哥哥们的小福包 我这糟心的重生 重生之总有家人想害我 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 国民男神是女生:恶魔,住隔壁 登塔我是最强的 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福运甜妻有空间 穿书后大佬每天都在崩剧情 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 战少,一宠到底! 回到农家当幺女
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 春风榴火 - 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txt下载 - 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最新章节 - 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